“此外印尼政府办事也让人很崩溃,可能你这个东西拿上来,稍微不满意就需要改。改完后,过了一周才能再提交。还是有些许地方不满意,这时又得改,但时间又过去一周。这样搞的企业非常崩溃,很多企业就是这样被拖死了,砸了很多钱,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胡斌无奈地笑着说。

此外,华东重机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虽然要到今年5月才解禁,但眼下的浮亏仍然让持股员工们捏着一把汗。